如沐博客-互联网观察者

致力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 利用Windows 2003搭建MRTG流量监控服务器的详细步骤移动互联网入口博弈战:传百度欲收购UCWeb »

如何从一个程序员转变为产品经理?

编辑注:对于产品经理和程序开发一职,在业内有一个生动的举例“产品经理好比打车的人,知道要去哪儿,并且知道哪条路最短;哪条路绕一点但是最顺畅;如果哪条路限行了,该走另外一条路。那么,程序开发团队就相当于是司机。打车的可以不会开车,但是要到目的地,知道上面的东西,可以省钱,省时间。司机可以接不同的人,不同的路线,只要能走到目的地就行。”那么司机如何变为那个打车的人呢?知乎上一群专业人士展开了精彩的讨论:

我是一名程序员,想转做产品经理,一方面觉得自己这方面更有天赋,另一方面我不想做只是面对机器的工作,热衷于做交流沟通性强的工作,对于转行谋职产品经理难度大吗?修改由于不清楚现在互联网公司对产品经理的需求是怎么样的,感觉大多只有大公司对产品经理职位需求比较突出,小公司需求不明显。

朱佳祺:

可能每一个搞程序的人,除了对编程有一种油然而生的爱的那种,恐怕有一个阶段都会觉得产品经理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出路,无外乎几点:1,做技术太累,太枯燥(因为没有爱,编程和其他艺术或者技术一样,没有若干年的重复劳作和积淀是不会有大成的)2,觉得做技术比较卑微。3,做技术不容易找对象(nerdy look, 肥胖,其他各种不招人喜欢的因素,不潮。)4,虚荣心(产品经理好歹是个经历,有名片什么的。程序员就是民工等等)……所以想变成产品经理,多牛逼啊!可以使唤程序员,可算报仇了!有自己主导的项目了,可以和高层直接对话了。

说了一堆废话,我想说,这不光是我的想法,我身边有好多人都是这样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做一个技术。

现在我的想法是,做一个技术其实比做产品经理幸福很多。首先,你只需要关心你自己的东西,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第二,做技术的人比较单纯,更有利于思考。第三,其实产品经理的地位还不如你。你可以罢工,如果你的技术足够nb.但是他不可以,因为他上头有老板,下面有你。第四,产品经理一点也不比写程序轻松,有时候甚至比写程序要费劲的多。因为程序这个东西是一通百通,要搞出一个靠谱的产品可不是把一套模式复制就可以了。第五: 产品经理也是跟程序员一起混,因为圈子的影响,他们也可以看起来像nerd,肥胖,穿的很邋遢……

所以如果说只是觉得做程序太辛苦,想去当产品经理,那估计这个选择挺要命的。等于是用自己的短处在去搏别人的长处。但是如果是做程序做到一定境界了,想要更一步的努力,那么我想说这个转变还是很巨大的,对人也很锻炼。一般来说,最终产品经理想要完全不去写代码,那除非:你的公司极其的庞大,产品经理的团队可以组一个足球队。或者是你已经有了一个非常牛逼的团队和一个非常好的boss。

其实上面一大堆东西都可以总结为一句话:

因为小时候被老师各种虐,所以长大了也想成为老师去虐老师的娃。

跟这种想法是一样一样的。

最后祝各位想当产品经理的程序员能够让自己手下的it民工们都死心塌地的为你服务。

陈湛翀:

你不是一个好的程序员,可能是你没有发现程序之美,没有发现编程的魅力,没有真正爱上程序员这个工作,没有真正成为一个程序员。一个真正的程序员不会感觉到自己面对的是冷冰冰的机器,他面对的是一个可以实现他想法的朋友。

又或者是中国的这种环境导致你产生这类想法。

你的兴趣并不在程序员里,我觉得人就应该跟着兴趣走,应该毫无顾忌地转型去当产品经理。一个成功的产品经理确实需要有一定的技术功底,这样去判断一个项目一个功能是否有需要去实现,实现起来是否技术成本太大。同时,也可以避免受到下属的忽悠,你的技术功底足以判断出“这个功能实现起来很有难度”这类话的真伪。

最后,产品经理需要技术来实现自己的想法,程序员就可以自己去实现自己的想法了。不是产品经理才有创造力的,程序员同样有。我是认为,程序员是幸福的。

flamingtop:

“觉得自己这方面更有天赋”

我以前也觉得自己做产品有天赋,而且我发现不少技术人员觉得自己做产品有天赋,所以或者可以反观一下,如果真的是“天赋”的话,不会有这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这么认为;我觉得这实在不是什么天赋,只是你从事技术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开始有一些认识了而已;很多人都能对所谓产品说出个三五六来,就像一个画画画久的人,会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对“艺术”有了“天赋”一样,不是很可靠的;

”不想做只是面对机器的工作,热衷于做交流沟通性强的工作”

这可能只能说明你不喜欢当前的技术工作,并不意味着你“适合”做交流沟通性强的工作,技术工作不总是有趣的,难免有厌倦的时候,但因为这个想去做产品是不太合适的,因为做产品也有和做技术类似的问题。

下面是我的看法:

  1. 我感觉国内的公司基本还没有这样的意识,能够真的让一个产品经理当起实职,对一个东西提纲挈领,有真正的职权去“负责”,因为不太可能被赋予这种职权;平时看到的所谓产品经理应该叫产品“专员”更加合适,但比其他的“专员”更虚;这个职位现在已经越来越像其他行业的各种经理了,比如保险行业人人都是经理,地产行业卖房子的都是经理,产品“经理”的语义差不多就是这个。
  2. 我认为如果其他职位的人转产品,技术职位的人应该是比较合适的,因为技术人员天天工作在产品的方方面面,对产品的需求和实现知根知底,信息的不对称问题在这里最小;另外一方面是市场人员,也很合适,也是技术人员转产品职位的最主要缺点,对市场的认知真的不够;很多情况下,技术人员转产品在管理层看来更难接受一点,因为一般管理人员不太懂技术人员的工作内容,习惯于自上而下的思考方式,觉得市场人员可能是更high level的工作,所以呢,“把握”起来更好,事实当然不一定是这样,但这是一个现实的难度。
  3. 和纯技术工作相比,产品工作在不同的abstract level上,需要的知识结构更宽广,单一的职位挺难获得这些需要的知识(和经验),所以就像一本书上说的那样“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因为确实需要这样;产品是团队的高级目标,团队通常会在下意识的情况下一起完成对产品本身的认知和管理;这意味着其实无论是开发人员或者市场运营人员,实际上大家天天都在一起做产品,站高一点看,你做技术,不只是写代码,它还会确实地决定产品最后的工作方式,体验和面貌;来自市场和运营的工作同样最终体现在产品的最终形态里;所以产品就像是一个同时受内外(多方)环境决定的生命体,没有单一方面决定产品,但任何一方面都有重要影响;所以你从技术转产品可能是从“实际”在做产品到“看起来”在做产品。

我觉得再积累积累也是不错的选择,真的作为技术人员,把技术做好,未尝没有做产品的“实”。

另外,说的直白一点,要有真正的职权,真正地对结果和决定负责,要有把控方向的权力,仍然和团队一起做产品,但产品经理的决定不能够轻易地被override,这才叫产品经理。没有实权的产品经理,是没有做头的,会非常纠结的,技术人员转到这种角色,成本非常大,所以要看看你转到的职位是不是”实职“,还是只是“虚招”,我个人的经历,这个词现在很火,小心泡沫。

“过去很多成功的公司,包括投资界、创业者都有这样的理念:我现在不需要考虑能不能赚钱,赚钱的方式是什么,我只要做到足够多的用户,将来就可以做大,可以挣到很多很多钱。但是这样的思维方式并不对。”

6月1日的百度联盟峰会上,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少有地展现了其锋利的一面:对如火如荼的移动互联网泼了一盆冷水。

“我们可能很多人忘记了,其实在PC时代,很多公司,譬如Netscape(网景)浏览器,它有很多用户,却因为没有商业模式失败了。”

并不完全是巧合的是,台下的嘉宾中包括了UC优视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永福。几天之后,俞永福在其微博上对李彦宏的观点进行了反驳。

如果你了解目前正在博弈一起收购案,那么,就会明白,李彦宏当时那番话大有跟俞永福隔空喊话的味道:用网景浏览器在互联网时代的失败“敲打”目前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志得意满的UC浏览器,而俞永福的反驳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UC的立场。

收购案的主角自然是百度和UC。百度官方和UC官方都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否认了这个说法,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该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被扼住“喉咙”的百度

“百度与UC的接触开始于去年,当时的方案是百度以10亿美元对UC实行100%收购,百度没有答应,第二次的方案是百度出资4亿美元占比49%,但UC没有接受。”一位接近百度的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根据百度财报,截至2012年3月31日,百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值为人民币161.15亿元(约合25.59亿美元),因此,不管是10亿美元还是4亿美元的方案,对百度来说,都算得上是一笔“豪赌”。

要知道,即使是2011年百度对去哪儿的投资,也不过是3.06亿美元,占比62.01%,相当于对去哪儿的估值为4.83亿美元,而此次对UC的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元左右。

百度为何如此大手笔?这背后是百度移动互联网战略的缺位而造成的“无奈与尴尬”。

“移动互联网应该说是已经存在至少有十几年了,很多年以前就有很多人和我讲Robin(李彦宏的英文名)一定要去做,一定要在手机上把搜索做好,但我判断当时这个市场还没有拐点。”李彦宏在百度联盟峰会上的发言中表示。

“发力太晚”确实是影响百度移动互联网布局的最重要原因。根据第三方机构针对广东、江苏、福建、上海和河南五省市所做的《中国移动WAP网关报告》,2012年1月,流量占比前五的网站中,UC的占比为6.63%,排名第二,百度的占比为4.65%,排名第四,第一和第三分别是手机腾讯网和中国移动。

与腾讯29.63%的流量占比相比,百度不足5%的份额实在不值一提。更糟糕的是,该流量有相当部分来自UC。

UC曾引用一份来自易观国际的报告,报告引用来自百度无线的数据称,2011年Q1~Q4,第三方浏览器PV占比,UC为33.2%,QQ为14.8%,Opera为1.0%。

这意味着百度无线(m.baidu.com)的流量有三成以上来自UC。更有来自百度非官方的说法称,这个比例大概在70%。无论是30%还是70%,UC都已经紧紧扼住了百度的“喉咙”。

“百度在PC上的hao123(流量份额)被360蚕食份额,在手机上没有浏览器份额,所以相对最需要UC。”互联网观察人士程苓峰认为。

此外,根据“2012百度开发者大会”发布的战略,“APP Web”已经成为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重要方向,所谓,“APP Web”是指百度并不看好目前以APP形式存在的移动互联网应用,而是更看好将各种应用与网页结合在一起,即搜即用,不用下载。如果按照这种思路,搜索引擎作为“入口”的作用变得更加重要。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百度为什么会舍得在UC上花如此大价钱。未经UC官方证实的数据显示,去年UC从百度获得的流量分成就高达4000万元。

UC的底气和“软肋”

尽管百度出手“阔绰”,但UC仍然没有迹象有意接受该收购方案,UC的底气在哪?

2010年,俞永福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UC的估值已经达到2亿美元,2011年,接受优米网采访时则指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从一个好公司到一个平台级公司至少有两个指标关口要突破,一个是收入突破10亿,第二个市值超过10亿美元,我相信我们至少有一个指标已经突破了,就是公司的价值。”

至少10亿美元的估值,是俞永福对UC的心理预期,但上市仍然是UC的目标之一。据一位UC内部人士透露,2012春节年会上,UC已经内部宣布:24个月之内可以随时上市。

与其他还在苦苦寻求盈利模式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不同,UC除了拥有2亿用户以及在Android平台70%的渗透率之外,UC已经开始切切实实地获得真金白银。

据记者了解,2010年时,UC的收入已经接近2亿元,到2011年,UC的收入已经在3.2亿元之上。按UC内部人士的说法是,“连续保持三位数的增长”。从这个角度来说,UC对百度的兴趣确实没那么大。

上述UC内部人士认为,UC的投资方以及管理层肯定还是希望“赌一把上市”,并进行更多商业化尝试,毕竟以UC现在的用户规模、收入规模以及商业模式,对资本市场重讲一遍360的故事并不是难事,再加上移动互联网入口的概念,“故事”只会更精彩。

但UC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至少短期内上市难度很大,这也给百度和UC的博弈增加了可能性。

各种迹象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赴美上市的大门正在逐步关闭。“今年以来,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美国上市非常困难,即使有个别上去表现也不是很好。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讲的public market(公开市场)短期之内很难有好的起色。”李彦宏在百度联盟峰会上说。

据清科数据最新统计,今年5月,共有20家中国企业在境内外资本市场完成IPO,且其中19家是在境内市场。而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市数量下降44.4%,融资规模下降达70.6%。

更重要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巨大流量究竟该如何变现,确实还是个难解的题。摆在移动互联网企业面前的问题是,从流量到变现中间的链条太长。用业内人士常提到的话来说,那就是“手机流量不值钱”,对于商业化能力是否偏弱一直有较大争议。

根据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的报告,电脑桌面广告的CPM(每千人成本)价格为0.35美元,而手机广告CPM是0.75美元。不过,俞永福认为:“今天移动互联网的广告单价CPM相比今天的PC互联网有5倍左右的差距,但相比十年前的PC互联网广告单价CPM要高很多。”

博弈仍在继续,据记者了解,目前百度方面仍希望能进一步推动交易,而UC的态度并不明朗。不论最终交易是否达成,双方的“你来我往”都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传统互联网企业和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在新一轮大潮面前的布局、思索以及困惑。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Copyright 2010-2021 25230.NET All Rights Reserved.